前一個感冒還沒好全緊接著又重感冒也是沒誰了=_= 總之,讓大家久等了~ 記得先去14章恢復一下記憶哈哈哈哈 —————— -15- 和李蓮花一起將那些刑牌和御令分類整理完,方多病又從井裡挑出一桶水將其逐一洗淨,找 了一處不那麼血腥的地方擺放整齊,蹲跪凝視許久,李蓮花站在他身後闔眼垂首,安慰的話 始終含在嘴裡,最後只將手放到他的肩上,輕輕的捏了捏,接著轉身來到笛飛聲身邊。 不遠處的笛飛聲卻是少見的戒備,手已經握在刀柄上,雖是面無表情,但周遭氣場冰冷肅殺 ,已進入隨時準備出手的狀態。 李蓮花有些驚訝,與他看向同一處,問道:「怎麼了?」 「這村莊裡還有活人。」又專注盯著一個方向好一會,笛飛聲有些不確定的回答:「聲音微 弱,像是孩子的哭聲。」 這麼一說,他們都徹底靜了下來,方多病緩緩起身,三人對視一眼後都運起內力仔細聆聽, 不約而同地走向一處失去茅草頂的破屋子。 屋子,姑且稱之為屋子吧!雖然沒了屋頂,好在還有幾塊散落的木板塊,就見一名衣衫襤褸 的人蜷縮著一動不動,勉勉強強才被木板擋住,微弱的哭聲正是從此傳來,幾人面面相覷, 又走進些,這才發現原來是個女人,而他身邊躺著個小孩兒,看著應該還沒滿週歲,瘦瘦小 小,面色蠟黃,兩頰泛著潮紅,像是餓了許多天正發高燒的樣子,方多病一時不忍,從懷裡 拿出一點乾糧,伸長了手想要讓孩子自己爬出來,卻不知剛剛將食物遞過去,橫在他們中間 的人突然竄了起來,李蓮花快了一步將方多病往後扯,勘勘避過那女子發黑的爪子,當他回 過神來,那女子牢牢將孩子護在懷裡,一臉凶狠的朝他們一行呲牙咧嘴。 這般模樣俱是讓三人一愣。 女子披頭散髮,青絲枯黃,幾處甚至還有乾掉的血漬,一雙瞳孔被混濁遮蓋,又布滿血絲, 張口時還能聞到一陣腐臭味,方多病著急那孩子,又想拔劍上前,李蓮花再次往回拉住:「 小心!」 「她已失去神智,成了活死人,你貿然靠近只是在平白送死!」李蓮花接著喝斥,方多病一 聽,再次看向那女子,終於瞧出不妥,可為何這女子已經失去神智,卻還能護著他? 笛飛聲從方多病手上拿過乾糧,運勁將其扔到女子面前,站到他二人身前,方多病也將爾雅 劍橫在身前,準備隨時出手。 那女子猙獰呲牙,惡狠狠的盯著三人,然而,她已多日未曾進食,眼前食物說是乾糧,但也 是方多病剛從城裡買的饅頭,冒著白煙的樣子,甚至都沒涼透,因此,沒堅持多長時間,女 子摟著孩子手腳併用的往前,搶了那袋饅頭後開始胡吃海塞,孩子從她懷裡滑了出去也沒理 會,李蓮花伺機而動,右腳蓄力一蹬,前方二人只感覺到一陣風呼嘯而過,再回過神時,李 蓮花還在原地,只是懷裡多了個奄奄一息的嬰兒。 「李蓮花,你沒事吧?」嘴角輕揚,李蓮花搖搖頭示意自己無礙,卻又心虛的避開了笛飛聲 審視的目光。 他方才竟是施展了婆娑步,且速度比之當年,過猶不及。 只是恢復五成的內力,他便已能施展接近全盛時期的輕功,武學之道笛飛聲不會比李蓮花懂 得少,前些日子還病氣懨懨的人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恢復到這種程度,那就只能是他又罔顧自 己性命走了什麼偏門 回想起在山下時耳聞蘇小慵所言,笛飛聲看著李蓮花的眼神越發不善,後者心虛的很,自是 知曉定瞞不住那人,率先對方多病說道:「孩子命在旦夕,小寶你腿腳快,先將孩子送下山 ,再回來接應我們。」 看著李蓮花懷裡連哭泣都有氣無力的嬰孩,方多病沒有猶豫太久,很快點頭並脫下外袍,將 孩子接過手的同時也用外衫包裹住,李蓮花又接著說:「你想幫這孩子的話,可以將揚州慢 的內力注入他的任督二脈。」 「我明白,」小心的將孩子護在懷裡,離開前,他還是不放心的囑咐李蓮花:「那你小心些 ,別亂來啊!等我回來。」 「知道啦!快走吧!」 目送方多病反覆顧盼的原路返回,李蓮花這才轉身面對那道炙熱的審視目光,語氣滿是無奈 :「如果你的眼神跟你的刀一樣是真的,我身上已經被你戳穿無數個洞了,笛盟主。」 「你內力恢復多少?」 「五成啊。」李蓮花答得快速且理所當然,但笛飛聲更快:「我是問你能動用的內力!」 先是一愣,接著李蓮花發出一聲嘆息,抬起手,輕輕抓握兩下後,再次看向笛飛聲,笑容複 雜:「五成。」 「李相夷,我說過,武學上的事情別想唬攏我,從方才你的婆娑步來看,你至少已經恢復了 七成以上,這麼短時間裡恢復到接近巔峰,別說我,就是十年前全盛時期的揚州慢都不可能 做到,」難以壓制怒火,笛飛聲上前一步,拽著李蓮花的胳膊低吼:「你是不是練了酒中仙 的心法!」 複雜的笑容無法維持,李蓮花無奈的拍了拍那隻抓疼自己的手示意他鬆開,接著邁過他,淡 淡轉移話題:「先想想怎麼解決他吧!」 奇異的是,吃完乾糧的女子竟出現其他反應,她愣愣看著李蓮花,僵硬的歪頭,白濁的瞳孔 突然聚起了一點光芒,她拍了拍自己胸膛而後緊緊抓住,開口時嘶啞難聽的嗓音彷彿生吞鏽 鐵:「啊.....奴……喬……救…...」 李蓮花皺眉,又上前半步,說道:「那孩子,我已讓人送下山醫治,你可安心去了。」 像是聽懂似的,女子眼中的光又亮了些,最後徹底消失,同時整個人像是斷線的木偶一般, 轟然倒地。 笛飛聲收了刀,上前踢了踢那女子,她已沒了聲息,自然也任其推攘呈大字朝天,李蓮花緩 緩蹲下,仔細端詳一陣後,深深嘆氣,接著從兜裡掏出一條乾淨的帕子撢開,小心而鄭重得 蓋上女子的臉,唏噓道:「好好安息吧!阿奴。」 「她是阿奴?」 李蓮花點點頭,撐著笛飛聲伸過來的手起身,拍掉手上的泥沙,說道:「我推測他應該是偷 偷將小念頤救了出來,但自己已身中屍毒日久,沒想到她竟是個意志力如此堅強的人,神智 盡失卻不肯傷害孩子分毫。」 「你怎麼知道那孩子就是喬婉娩的女兒?」 「她說的。」李蓮花答的飛快,也不打算在這件事上與笛飛聲較勁,領著他走回廣場,說道 :「阿飛,你看看這座雕像。」 「這麽巨大的骨雕絕非一人一時而成,且這麼長時間都不曾浮上檯面,我遊歷江湖十年,除 了聽說這昇龍村又名吃人村以外,其他的知之甚少,這說明內情牽連頗深,或許連地方官府 都牽涉其中,如果說只是江湖中事,有你在身邊當然好辦,但眼下看來,只靠武力或許無法 揪出真兇。」 說著,他點了點太陽穴:「得靠這裡。」 笛飛聲氣笑:「你是在說我沒你聰明?」 李蓮花挑眉,不承認也不否認:「既然扯到官府,這事恐怕得和小寶分頭查了。」 「我真正要說的是,這案子不能用從前的方法去解決,若我不能自保,必將是個拖累,加上 事關四顧門......」 「阿飛,你該知道會發生什麼。」 笛飛聲沈默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方多病憑著記憶用最快的速度下山,當他抱著孩子出現在喬婉娩等人面前,立刻解開充當揹 巾的外衫,連孩子一起交給蘇小慵,急急說道:「這孩子是我們到昇龍村後發現的,還有呼 吸,但非常虛弱,方才路上我給他渡了點內力穩住氣息,小慵,剩下的就交給你了。」 一邊的喬婉娩本是心疼關切,但在看到孩子面容後,臉色盡褪:「頤兒!」 眾人皆是大驚失色,任由喬婉娩接過嬰兒,蘇小慵不解,前者緊緊抱著孩子搶先開口:「頤 兒的生母不是中原人,髮色較我們略淺些,頤兒的髮色隨了親娘,我的孩子,到底吃了多少 苦……」 「喬女俠,先別說這麼多了,我讓人去尋個奶娘過來,你和小慵先替孩子診治。」方多病掛 心在昇龍村的李蓮花,速速交待完就要走,喬婉娩卻又一次叫住了他:「方少俠。」 方多病回頭,就見從再相遇後一直憔悴沮喪的喬女俠,眼底重新迸發堅毅的光彩,抱著孩子 ,由衷的感謝:「謝謝你,也替我,謝謝李神醫,還有,對不起,這次事了,我定會讓四顧 門還有肖紫衿給你們一個交代。」 「喬女俠別這麼說,李蓮花那個人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,作為他的知己,道謝我可以代他接 受,至於別的,就交給監察司還有百川院吧!」方多病笑得瀟灑,擺擺手就要出去請掌櫃的 去請奶娘。 剛剛吩咐完,轉頭又遇上一臉陰沉的楊昀春,方多病不解,但身分還是促使他迎面上前,前 者不等他問話,已率先行禮說明來意:「駙馬,屬下有要事禀告,這邊請。」 方多病一凜,肅然點頭,跟在楊昀春後頭,快步往衙門方向走去。 ---- Sent from BePTT on my iPhone16,2 -- ※ 發信站: 批踢踢實業坊(ptt-womentalk.tw), 來自: 27.53.129.213 (臺灣) ※ 文章網址: https://ptt-womentalk.tw/China-Drama/M.1702096643.A.736
cafegirl01: 先推推!感謝雪花大終於放糧了! 12/09 19:28
Lunachen: 推 12/09 20:45
cafegirl01: 是不是韋家把齊思君的孩子獻給鬼母為義子?感覺韋家 12/09 21:37
cafegirl01: 跟鬼母子教關係匪淺。阿奴當初也許不是失蹤,是發現了 12/09 21:39
cafegirl01: 什麼被韋家捨棄,齊思君搞不好也是真想救回阿奴獻出 12/09 21:40
vd422: 那些自命不凡的男蟲,讓人感到反感 12/09 21:40
cafegirl01: 自己的孩子? 12/09 21:41
yzupj: 推推 12/09 22:02
Vanvan: 驚喜!未看先推! 12/09 22:11
cool315: 雪花大要保重身體~但這集看到蓮花恢復五成功力真的太棒 12/09 23:37
cool315: 了!聰明的腦袋+超強的武力,感覺要擔憂的是阿飛XD 12/09 23:37
lutano: 看這些只顧自己利益的男蟲,真的很可惡 12/09 23:37
Vanvan: 李蓮花這樣不正常啊…的確該擔心 唉 >< 12/10 00:34
winking55: 推雪花大 12/10 21:01
firstname: 推推 等到續篇啦 12/11 22:01
adoneko: 蓮花樓我還走不出來 12/15 09:07